• 石龙芮 芳名错付苦何堪

    石龙芮(ruì),古时称作苦堇,在我国大部分省区都有分布,生于河畔、湖边、湿地草丛中。石龙芮为毛茛科一年生草本植物,基生叶肾状圆形,通常3深裂,茎生叶向上逐渐细小;聚……

    作者: 王辰   出自:2024年第03期

  • 奥菲莉亚的花束

    在中世纪的欧洲,柳树被赋予缅怀逝者的寓意,失恋者也会将柳枝编成圆环戴在头上,哀悼逝去的爱情。莎士比亚名作《哈姆雷特》里,隐晦地用到了这一风俗—为爱疯癫的奥菲莉亚,……

    作者: 王钊   出自:2024年第03期

  • 一棵柳树看一年—我的北京观柳记录

    2022年初,有人发起了一个活动:用一整年时间,观察一棵树。本文作者选择的正是柳树。在四季流转中,她记录下柳树或宏大、或细微的变化,对这种身边随处可见的树,了解越多,……

    作者: 陈秀娟   出自:2024年第03期

  • 柳树有啥用?

    柳树在人类生活中扮演什么角色?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远远不只是“绿化”。衣食住行,很多方面其实都有柳树的参与,只是它们出场方式可能相当低调。

    作者: 东超   出自:2024年第03期

  • 柳氏群星

    柳树在生活中虽然常见,但不少人有疑问:我看到的柳树,怎么有的“长发及腰”,跟诗里写的一样,有的却“怒发冲冠”搞叛逆?常见的柳树究竟有几种?这就来认认吧!

    作者: 东超   出自:2024年第03期

  • 柳梢青

    “碧玉妆成一树高,万条垂下绿丝绦。不知细叶谁裁出,二月春风似剪刀。”春风拂面,新绿初生,唐诗《咏柳》又在无数个语文课堂上琅琅响起。柳树以其独特、飘逸的外形,从众多……

    出自:2024年第03期

  • 我的自然月历

    清晨温度较低,水世界较为平静。待太阳升起、将水体晒暖一些后,蟾蜍们的征婚派对便拉开了帷幕。虽然蟾口众多,不过因它们完美的保护色,游人若不留意,常会视而不见。

    作者: praying   出自:2024年第03期

  • 含羞草 心有柔情便低头

    含羞草,原产于美洲热带地区,在我国华南、西南、东南部分省区可见野生,生于路边草丛中。含羞草为豆科多年生草本植物,二回羽状复叶,受到触动或震动后小叶闭合,叶柄下垂;……

    作者: 王辰   出自:2024年第02期

  • 拉拉秧与黄钩蛱蝶

    无论在城市还是乡村,常见一种藤蔓植物“拉拉秧”,人的皮肤常会被它们划出一道道血印子。可有种毛毛虫偏爱吃它们那砂纸般的叶子,在拉拉秧丛中吃喝拉撒睡,自在得很。

    作者: 聂采文   出自:2024年第01期

  • 收罗百变天竺葵

    博物学的经典内涵,就是对自然物进行分类和描述。年轻的科学绘画师余天一喜欢植物,他不但种满了自家小院,还租了3个温室大棚专门种花。他的温室里,天竺葵占了半壁江山,那……

    出自:2023年第12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