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植物纹样 | 花叶“变形记”

    或绘或织、或雕或凿,定格于绽放瞬间的植物纹样,尽管无法言语,后世却能从它们身上,洞见一个时代的审美及其背后国民精神的巨变。

    作者: 赵恺   出自:2019年第05期

  • Art Deco | 风化中国

    民国时期,自西方来的Art Deco艺术风格席卷中国,突出线条,强调形式,以一种与传统中国截然不同的工业化气息,刷新人们的视野。在Art Deco风下,中国有了怎样的变化?

    作者: 李惑   出自:2019年第05期

  • 刘海 | 额前一抹温柔

    未成年男女才能留“刘海”?爱美之心,从来没有界限。晚清民国时,剪短额发的刘海发型,终于突破了年龄和身份,成为时尚的标志。

    作者: 白马   出自:2019年第05期

  • 烫发 | 摩登是“美”还是“罪”

    20世纪20年代中后期,从欧洲吹来了烫发之风,经由上海,又吹遍全中国。烫发女性成为“摩登生活”代言人。然而1934年,南京国民政府却发下一道政令:取缔妇女烫发。时尚会否就此终……

    作者: 陶襄   出自:2019年第05期

  • 剪发 | 一头青丝竞自由

    留长发,还是剪短发,完全是个人的自由,然而这“简单”的自由,在百年前的“五四”时期,却迸发出一场耀眼的“女性身体革命”。由女性呼唤出的“短发时代”,无比艰难地改变……

    作者: 康晶   出自:2019年第05期

  • 歌尽桃花 | 旗袍的百年风尚

    旗袍大约是人们“最熟悉的陌生人”。它出现距今不过一百年,却留下了无数误会与迷思——旗袍真的来自于旗人的服饰吗?它的最佳“伴侣”只有丝袜吗?从传统的“十字平面结构”……

    出自:2019年第05期

  • 火炉 | 床与暖椅的妙创

    寒冷时节,即便有软帘毡帐,拥﹃重重貂鼠裘﹄也仅仅只能御寒而已。想取暖,就要有发热的能量。古代虽无暖气、小太阳,却也能成就窗外风雪夜、屋内三两人围炉夜话这般令人神往……

    作者: 孟晖   出自:2019年第03期

  • 椅子 | 坐起来的规矩

    似乎从传入中国的那一刻起,椅子就与『规矩』二字密不可分。垂足而坐不合礼仪,分列交椅要合等级;和尚用其修禅,文人要在其造型上寻求方正……总之,椅子,不只是坐具。

    作者: 杨沔   出自:2019年第03期

  • 妆粉传奇

    一盒莹白如玉的粉,自来是妆奁中不可少的物件。以粉修饰容颜并非女人的专利,古时亦曾有男人们对之一日不离。这样令人爱不释手的妆品,总有一群人为之“奋斗”:佛寺的和尚们……

    作者: 孟晖   出自:2019年第02期